分类 essay 下的文章

又一次在这个季节在外地,今天天气不错,骑上小车来到一个森林公园。

- 阅读剩余部分 -

在YT上看到一条推荐视频,大概是一个钢琴家在公共场所的钢琴上弹奏,看了之后感觉颇多。

Henri Herbert是这视频的主角,在一个看似商场的地方放着一架钢琴,他走上前没有过多准备的开始弹奏,来往的路人开始没有停留驻足,可能大多就是瞅一眼就走,然后慢慢的有些孩子开始站在一旁观看,他的手在键盘上流转自如,很华丽专业的感觉,我想在现场的人也是桐言的感觉吧。

随着音乐的进行,人越来越多,他的指法也越来越快,真的是很享受的样子,我想当时的他也许根本没有余暇去看周围到底有没有人看他的演奏吧,只是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也许每一个艺术家在其工作的时候都应该是这样的吧。

我想在国外发生这样的情景,有种很自然的感觉,那种主角和观众都是该有的样子。真正的音乐或者其他所谓高雅艺术不应只是发生于华丽的殿堂,高端的布置,让观众正襟危坐的欣赏。能够让人们在没有所谓“显得自己高雅”的压力下自觉地驻足欣赏,这样才是一个艺术家是否真正有一定能力的体现,而观众也是在真正欣赏而不是为了观看而观看,这种也是一种优雅的体现,我想在国内欠缺这样的情景很大原因是大家都有种“急功近利”的感觉的,做什么事情“目的性”很强,不做“没有意义”的事情,是大家的共识,强烈的功利意识让大家多了很多为别人而活着的负担,这种负担让大家没有停下来静静想想的,什么叫生活,什么叫幸福。

前不久开始,在路上听到几次一首熟悉的歌,一时想不起来名字,但歌词和旋律告诉我是初中或高中时流行的一首歌,脑海里一直想着这个事。

这两天有空了,就通过一些歌词片段,搜索到了歌名,FIR乐队的“月牙湾”,发布于07年。

音乐能够尘封一段记忆,当旋律响起,总是将当时的情景推到眼前。

思绪回到那些年,正是高中时候,正是那一批“天王天后”们红极一时的时代,杰伦/力宏/陶喆/潘玮柏正是大红大紫,蔡依林/twins/SHE也是玉女代表。晚上用着随身听,借室友的磁带听着“七里香”,循环了不知多少个夜晚,每周班上学歌,都是以上几位的作品,因为喜欢同一个明星的太多,我也是不太流露处自己的喜好,因为那是一个都喜欢突出自己个性的时候,所谓不走寻常路吧。

记得有个同学,省吃俭用好久买了个mp3,里面放满了杰伦的歌,感觉满足到爆的样子,我也常常借来听,那时候不懂什么音质,单纯的听到哪个期待的旋律就心跳加速,仿佛世界都是我的。

那个冬天,下了早读去吃早饭,广播响起了“莫斯科没有眼泪”,配合着冬天的景象,光秃的树干,微风,微凉和裹得严严实实的同学们匆忙的脚步,感觉是那样的应景,每当现在听到这首歌,我就仿佛又走在去往食堂的路上...

大学的时候,喜欢听欧美流行。突然感觉过去喜欢的这一票歌手都太low了,感觉自己那时候就是鼠目寸光不懂得什么叫更高级的音乐。记得有很久一段时间都没有再听周杰伦一众的歌了,仿佛要和过去的自己告别。那时候可能真的是感觉更加期待未来,过去什么的没有值得留恋的。

现在的我,可能是生活和经历的关系,更加念旧了,有时候看到听到想到过去的人事物,就想要抓住些什么。我不知道这是长大的原因,还是我对当前生活的逃避。但我选择顺其自然,我不觉得对过去的留恋就是懦弱,就是没有积极向上态度面向未来的失败者。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和信念。对错都是相对的,自己之所以为自己而不是别人就是有属于个人的精神层面的一些东西吧。